您现在的位置:游久网 >> 坦克世界 >> 玩家交流 >> 坦克学院:内战 献给我玩了四年的游戏

坦克学院:内战 献给我玩了四年的游戏

已跟帖 2017-02-13 作者:佚名 来源:网络

  学院简介

  不知何时,这个学院就矗立在北欧峡湾的空地上了(据传是一位光头所建23333),学院已经有十几年的历史了。学院对外宣传免费学习各种射击及格斗技巧,实际上都是用九级十级的姐姐们教七级八级的萝莉。学院风气很差,经常发生不和谐的事情。其中以AMX 13 75为首的混混组合最为著名,其姐姐AMX 13 90也是社会上著名的混混。

  学院分为三层

  第一层为五六级车学习的地方(代号“神圣天堂”),苏系HT三姐妹称霸的地方(KV-2,T-150,KV-1),在这一篇文中不会过多提及

  第二层是七八九级学习的地方,治安最乱(代号“烈焰战场”被社会人士称为“地狱”),经常需要出动城管大队平息骚乱(由T-54,59组成)

  第三层为训练场和十级导师休息的地方

  学校外围有黑市,你只要有钱就可以买到质量很好的战术配件。还有一个港口,据说海上有类似坦克娘的东西(不属于坦克世界管辖范围)当然,天上也会偶尔会飞过几架执行巡逻任务的战斗机(不属于坦克世界管辖范围)在坦克大陆,有战舰和战机的军队驻扎,以应对突发状况。由坦克世界最高指挥部指挥行动,但实际上有自己的组织和领导,只是附属于坦克世界,属于国中之国。

  坦克大陆

  大陆大体成长方形,左岸接海,海的另一头不知道是什么地方,只知道会不定时的运输一些新居民过来。最高政府曾经下达过命令,要求战舰的军队去侦察,但是她们的指挥官拒不执行,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。

  其余三个边界有防线,据历史记载,共发生过两次大规模的入侵战争。离防线大概1公里之后是一片森林,望不到尽头,进去的人,从来没有回来过。那些入侵者,会从森林出现,然后会有组织的进行大规模战争。

  有人说:她们和我们并没有多大区别,但是,她们好像失去了意识

  没有参加战争的人半信半疑,因为战线基本拉不到坦克大陆的腹地。

  她们就这么平静的生活着,直到,有些人觉得平静的已经过头了。

  种族歧视

  由于最高政府由D系执政,所以她们有优越感。其中S系和D系矛盾最激烈。但是社会上流传着系别歧视已经消失的传言。

  (这里面可能涉及其余的我原创的东西,到时候再解释)

  主要人物介绍

  IS (编号S-45)注:编号才是姓名,毕竟坦克世界有很多一样的坦克

  学院学员,被其姐姐IS-3拉入学院,经常被1375欺负,常靠几个好朋友(SU-100M1,E-25)解围,后来成为七级房一霸。

  SU-100M1(编号S-100)

  学院学员,IS的好朋友,其100mm主炮是S系七级TD中最准的

  E-25(代号DE-52)

  学院学员,IS的好朋友,装备75mm主(ji)炮(qiang),拥有极其恐怖的射速,一只萝莉

  IS-3(编号S-46)

  学院管理层人员,在学院八级知名度最高,学校安全部主任,手上掌控着城管大队的控制权,经常性失忆。

  Rhm·B·WT(编号D-01)

  又称“莱茵金属”原来是社会闲散人员,后来被强行招安,学院射击导师之一,隐蔽逆天,经常披着残破的迷彩斗篷教学。有两门主炮,分别是128mm和150mm

  E50(编号DE-78)

  学院近身格斗导师之一,德意志CQC传人,身上的撞击装甲为传家宝

  E100(编号DE-100)

  重型坦克总导师,非常逗比,其课堂叫“E100教你如何正确摆姿势”由于说话不考虑后果,经常被APCR和HEAT打脸。几辆WZ111曾经放下狠话要找她单挑,实际上不了了之。

  虎式自行火炮(编号D-64)

  又称“虎炮”“虎自走”经常吃巧克力或者棒棒糖战斗,射界极小,在和S-51的决斗中获胜,重振D系火炮雄风

  虎式(编号D-24)

  IS的死对头,语言经常中伤IS,种族主义狂热者。

  AMX 13 75(编号F-666)

  学院流氓,学点皮毛就到处闹事,和其姐姐1390(编号F-999)经常里应外合挑事。

  IS-6(编号S-6)

  学院中最出名的——胆小,惧怕轻坦,特别是AMX ELC,战斗中经常需要克服恐惧才能去扛线,在学院管理弹药库房。

  IV -WT(编号D-4)

  装备长128,和莱茵曾是战友,但没有被证实。全学院最色气的人。

  天蝎(无编号)

  ---信息无法读取---

  第一章 入学

  第二次战争结束5年以后.......

  IS伸了个懒腰,从床上爬下来。她还没睁眼就知道姐姐在做饭了——从厨房飘出来焦糊的气味,然后就是姐姐IS-3的惨叫

  “啊啊啊,我的早餐!”

  IS打开房门,看着姐姐在厨房里跑来跑去

  “姐........我醒了”IS面无表情的看着飞奔的姐姐

  “哎呀呀,你醒了,早饭被我搞砸了,咱们出去吃吧”IS-3解下身上的围裙

  “今天是我上学的日子呢.........”IS一边刷牙一边说

  “你说啥?”IS-3从门口探出头来

  “没有没有,我再说早上到底要吃什么”IS脸上微笑着

  “哦.......”IS-3瞟了她一眼“快点洗漱吧,我去准备一下”

  .......

  IS从餐馆走出来,身后跟着满脸笑容的姐姐,IS一脸黑线的看了看姐姐

  我的姐姐咋就这么二呢?还是没有变啊...........

  快到学校的时候,IS-3才想起来今天是新生报到的日子

  “IS,过来让姐姐看看,今天是你报到的日子。装甲,便当,主炮,行!都带了,去吧,姐姐要去学生会一趟,一会再去找你”说完便匆匆忙忙的跑走了

  那什么拯救你,我的姐姐?

  IS用手捂住脸,叹了口气,理了理头发,向学校走去

  去学校要路过港口,这个没有名字的小港口,是全小镇最热闹的地方。今天IS第一次看见了姐姐说的“海上的坦克”

  “原来是战舰啊”IS喃喃道

  几名少女站在水面上,护送着运输船。IS绕过繁华的港口,来到了学校大门前,公告栏附近围着一堆人,公告栏上张贴着分班情况

  两名名少女离开了人群,看见了走过来的IS

  “笨蛋!我们和你一个班哦!记住了!5班!”

  IS知道,那是SU-100M1和E-25,自己小时候的玩伴。IS慢慢走进学院,望着学院残破不堪的墙和墙下迎着阳光的绿树,温暖的清风吹过脸颊,IS深吸了一口气。

  虽然破败,但却温馨.......自己还要在这里学习三年。大多数学员脸上都洋溢着笑容,脸上还带着稚气的几辆坦克被送进了第一层。其实,第一层就是个幼儿园吧,反正自己好像没进去过。IS这么想。

  IS慢慢走近走进教室,100M1和E-25和她打了招呼

  “你果然不像你姐,没那么健忘”100M1冲IS笑了笑

  IS笑了笑,说:“我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开始健忘的,也许不是遗传吧”

  IS看了看四周,班上只来了她们三个,一脸呆萌的E-25正趴在讲台上看着她,头顶的呆毛晃了晃

  门口闪过一道人影,IS警觉的看着门口

  门口走进一位身披银灰色装甲的少女,身后有一条老虎尾巴,她用冷漠的眼神看了看四周,甩了甩她银白色的头发

  “虎式....”IS喃喃道,她知道自己的死对头来了。这辆坦克带有严重的种族歧视,据说只有元首家族的坦克才有这种想法。还是有几率........

  E-25从讲台上跑下来,向虎式要糖吃。虎式摸了摸E-25的头,打开后备箱拿出一根棒棒糖塞进了E-25的嘴里

  “为啥D系的人都喜欢吃糖”IS问100M1“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我们这边酒鬼比较多,Y系那边抽烟喝红茶的比较多......”

  M系是不是喝可乐的人比较多,IS这么想着

  虎式还没坐定,门口又冲进来一位。同样是银白色装甲,不过她身后的128mm泛着银光,身上的装甲基本没有,只遮住了重要部位

  “埃米尔(编号D-54)......据说俯角很好.......缺点就是装甲太薄了”100M1望着那位潇洒的少女说道

  等到大家都坐好,还没看见老师的身影,倒是门外变得嘈杂起来,五位少女一起走出去,楼下的空地里聚着两拨人

  一拨看起来像是新学员,另一拨为首的是一位身披深蓝色装甲的萝莉,身后站着稍高一点点的女生,同样是披着蓝色装甲,她们后面站着几辆面露凶光的坦克。

  “AMX1375,这个学院著名的混混,估计又在欺负新生了”埃米尔说道

  “后面的是她姐姐”E-25补充道

  IS朝1375望去,她身上的装甲也不多,但是她的主炮后面有一个硕大的弹夹。还没等IS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一位身披迷彩斗篷的导师就出现在人群中央。她指着1375说了些什么,1375往地上碎了一口唾沫,对着那位导师吼了几句,一脸不屑的离开了。只剩下一些新生看着她的背影,随后散去。

  “那是谁?”IS问100M1“我也不清楚”100M1望着那位导师的身影,身上同样没有装甲,但是她为什么能让1375惧怕呢?

  这时,那位导师走上楼来,看见了站在走廊上的五个人,她拉了拉斗篷的顶端,遮住了眼睛,瞟了一眼IS,冷淡的说道:

  “滚回你们的教室”

  IS愣了一下,拉住100M1和E-25跑回了教室

  “奇怪的老师,对我们这么凶干什么”IS对一旁的E-25说道

  E-25一脸呆萌的看了看IS

  IS:“........”

  “因为我是你们五个的导师!”刚刚那位老师走了进来,把身后的两门主炮重重的摔在讲台上

  一旁走神的虎式吓得从椅子上摔了下来。腐朽的讲台晃了晃,居然稳定了下来。

  “虎,上课不要走神.....”那位老师冷冷的说道“还有E-25,上课不要吃糖”E-25默默地把糖收起来

  那位导师摘下斗篷,折好放在讲台上,开始自我介绍

  “我叫Rhm·B·WT,你们可以叫我莱茵或者莱茵金属,我是你们的导师和学院的射击导师。在学院,请大家遵守好校规........”

  莱茵看了看底下惊恐万分的同学们

  “咱们班就五个人吗?”

  “老师,目前看来是的”埃米尔回答道

  接着就是死一般的寂静,可以听到隔壁班在闹腾

  莱茵走出了教室,过了一会儿,隔壁班也安静了

  IS咽了下口水。莱茵走了回来,沉默了一会,说:

  “现在我来和你们讲一下学校的安排,第一,严格遵守校规,否则会有惊喜在等你。第二,严格遵守导师的命令,过几天我们要练习实弹射击,不遵守我的命令报废了不关我事”说到这,莱茵冷笑了下,然后恢复原状“第三,不要在学院惹是生非,有问题及时报告给我或者其他老师。第四,没我的批准不得进入第一层学院,也不能进入训练场。大家听明白了吗?”莱茵竖起四根手指

  “明白!”五个人一起回答道

  莱茵又露出了她的可怕笑容

  “我很满意你们,哈哈”

  一旁的E-25在瑟瑟发抖

  “虎,你是班长,管好其他人。IS,你是副班长,协助虎式管理,你们俩明白了吗?”莱茵走下讲台,拍了拍虎式的肩膀

  “明白!”虎式的目光快速扫了一眼IS

  “现在我发一下课程表,咱们班有三辆TD和两辆HT,你们的课程不一样,到时候有别的导师分开教你们技术,我只是教你们理论基础”

  莱茵从腰上的包里拿出五张单子,下发给每一个同学,分发的时候,IS不小心碰到了莱茵的手

  那是一双没有血色,冰冷的双手......

  莱茵重新穿上斗篷,背上两门主炮,在离开教室的时候说了句

  “放学”

  ........

  此时才是中午,太阳炙烤着大地。今天IS才发现,自己对这个世界是有多么的无知,自己又是多么的无力......

  IS叹了口气,自己还是个啥都没见过的小毛孩。

  “我回来了”IS打开家门

  “哎呀呀,我的小IS回来了,饿了吧。顺便和姐姐说说你们的老师同学是谁啊”IS-3拉出椅子,把IS按在椅子上

  “姐姐,你说来找我也没有来啊”IS一脸懵逼的看着姐姐,

  “哎呀呀,姐姐给忘了”IS-3一拍脑门

  IS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,看着面前的菜

  “哎.....同学是100M1,E-25,虎式和埃米尔”

  “不错嘛,都是些你值得学习的人.......哦,还有汤,我给你盛来。你们老师是谁啊”

  IS愣了一会

  低声说道:“莱茵老师”

  IS-3盛汤的手抖了一下,然后迅速恢复原状。虽然只有那么几秒,但是还是被眼尖的IS看见了

  等到姐姐把碗放在她面前时,IS开口了

  “你知道她的故事吗?”

  IS-3叹了口气,说:“先吃饭,晚上再和你慢慢讲”

  第二章 独狼

  下午,阳光透过窗户照到墙上,把墙上印上一片橘红。云彩开始聚集起来,天开始变成可怕的红色。

  “莱茵是个古怪的人”IS-3把一杯水放在IS前面,IS从未见过姐姐如此认真过,毕竟,姐姐的短暂性失忆总是可以让她笑看人生,但是关于老事情她好像记得非常清楚

  “这事,要从5年前讲起”

  “第二次战争?”IS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

  IS-3示意她安静

  五年前,IS-3还是个学员,学校的风气很好,大家都认真训练。当时的局势很复杂,边疆有很多人入侵。IS-3只知道学院的人称他们为魔鬼。一天,一支军队到学校招收应届毕业生,IS-3报了名,当时IS-3看见的莱茵还是个小孩,一脸的天真........

  没到军队几天我们就上了战场,那时可不是现在的模拟战斗,我们需要直面死亡,报废可不是闹着玩的........第一天,我们损失了几名同学........夺回了一个阵地,当晚清点人数时,我们发现莱茵不见了,在寻找无果后,我们把她登记为失踪

  “姐,‘魔鬼’是什么样的”IS问

  “这个........以后你就知道了”IS-3警觉了一下“现在没办法跟你讲,我忘了”

  过了几天,我们在一个山洞里找到了莱茵,当时她几天没睡,洞口躺满了“魔鬼”的尸体。她的主炮因为连续射击而扭曲变形。我们慌忙把她送到了医疗站,最终得出结果只是受到了惊吓,但是,我们感觉莱茵好像变了。虽然说是受到惊吓,但是医疗站还是让她回到了后方........那年冬天,我们追赶撤退的“魔鬼”到了一片森林,在晚上睡觉的时候,我们中了埋伏,我和其他五个人杀了出去,到了一片平原。当时刚下完雪,我们走路深一脚浅一脚的,不敢开车灯,怕被发现。我们走了很久,看见前方有一座村庄,但是我们遭遇了一支“魔鬼”小队,我负了伤,脑袋上被击中了一炮,没击穿,但是强烈的冲击波还是让我倒地了,于是我就变成了现在这个记性。我只记得我艰难的爬起来向一只魔鬼射击的时候,却发现它也用主炮指着我....”

  “等等,姐姐,难道........”IS双手撑在桌子上,显得很激动

  “没错......就是你想的那样,谣言是真的”IS-3喝了口水,微微叹了口气

  “正当我以为我死了的时候,魔鬼却倒下了,我自己却因为失血过多晕倒了。我在闭上眼睛之前,看见了莱茵,她披着斗篷,拿着的不再是那门150mm,而是多了一门128mm.....

  当我醒来的时候,我已经身在后方,后来我知道,当时只有我活了下来........

  醒来第二天之后,大战结束了。我得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,就是现在的学生会长,虽然我已经不是学生了......

  在学院的日子总是很快,第二年,我找到了莱茵。在全镇的公告栏上,莱茵被通缉着。她手上有5个人头。我在伤心之余,你来了,当时你还替我抹去眼泪,说:‘姐姐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........’

  镇上的执法队组建了搜捕组,在全坦克世界范围内搜捕通缉犯。但是莱茵迟迟不落网,上头急了,宣布提供有效线索者有5000金币的奖励。当日,莱茵自首了。她当时披着她那破烂不堪的斗篷,两门主炮放在地上,几辆T-54拿主炮指着她,她惊讶的看着我。

  就这样,莱茵重回大家的视野,改过自新后成了你们的导师

  后来我知道,莱茵在被调回后方后偷偷跑回了前线,和游击队一起作战,只是没人认识她,还缴获了一门128mm的炮,由于任何人都不知道她是哪个部队的,所以士兵们私底下叫她“独狼”由于行动不收限制,养成了她随便的性格。大战结束后,她在街头偶遇几个想找茬的F系混混,她一个人解决了五个人,但是炮声惊动了执法队,后来她实在受不了自己的罪恶,自首了,被强行招安到了学校,虽然是射击导师,但实际上是执法队的骨干....”

  “哦........”IS盯着姐姐,她从来没有听姐姐讲过她的历史

  “我和你说这么多,就是让你知道,莱茵她,不是好惹的,对她好一点......”IS-3把头扭到一边,眼神开始迷离起来,咬了咬嘴唇。

  “行了,睡觉吧,明天还要上学呢”IS-3扭过头来,对着IS说着

  夜深了,IS向窗外望去,从窗户可以直接看见学校的屋顶,钟楼的尖顶上的琉璃瓦反射着月光

  她看见一个黑色的剪影在房顶上,和她一样,望向皎洁的月亮........

  “莱茵......”IS喃喃道,翻个身,睡着了

  第三章 敌对关系

  乌云密布的早晨,没有阳光,只有风在呼呼的吹着。IS一个人在街上缓缓前行,大街上冷冷清清,IS抬头看了看天空

  “要下大雨了呢”

  说罢,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,继续前行

  .......

  IS是第二个到班级的,第一个是虎式,虎式用冷冷的眼神看了她一眼,把头拧了过去。IS从她的眼神中读到了敌意。IS努力不去想这件事,把头转向窗外

  一道闪电划过漆黑的天空

  她受系别歧视的影响还真不小,她们不是说过系别歧视已经不复存在了吗,为什么.....IS想着

  100M1和E25进了教室,100M1和IS打了招呼,IS招了招手,然后蹲下把一根棒棒糖塞进了E25的嘴里,拍了拍E25的头。E25还好,虽然她的话不多......

  莱茵和埃米尔一起进了教室,看见正在吃糖的E25,莱茵把手拍在了脸上

  “哎.......我说过什么”莱茵看了看E25

  和往常一样,莱茵把她的两门主炮摔在了讲台上,看了看窗外的天气

  “今天,我们去训练场熟悉装备,顺便练习射击”莱茵把手撑在讲台上说道

  “什么!就这种鬼天气?”五个人长大了嘴巴

  “出去列队,没什么商量的,难道下雨天就不打仗了吗!”莱茵的语气很强硬

  同学们没有办法,只得乖乖排队。莱茵拿起主炮,走了出去。

  “跑步走!”

  “等等........老师,咱们不是有履带吗,为什么还要跑?”IS停了下来

  “一会我会告诉你”莱茵笑了笑

  .......

  雨开始下了,训练场崎岖不平的地面上开始变得泥泞且崎岖不平

  雨打在IS的脸上,又湿又冷,视线也被雨水模糊,大家沉默不语,只有虎式时不时的看她几眼

  一队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跑着,跑到了一个简陋的棚子下

  “停止前进!”莱茵转过身,白色的长发已经在滴水

  “在这等着,我去拿装备”莱茵脱下斗篷“IS,帮我拿着。虎,和我来”说罢,两人又跑进了雨中。只剩下四个人站在风中摇摇欲坠的棚子下,无聊的看着雨。不一会,两个黑影从雨中跑过来,每个人手中提着两个箱子。

  “原地坐下,把主炮放在旁边,现在开始上课”莱茵打开了一个箱子,拿出五个芯片,一一对应发个每个人

  “每个人有两种形态,第一种就是你们这种正常形态,方便移动和做事情,但是不能进行战斗。第二种就是战斗形态,把这个芯片,插进你们的手部装甲的卡槽,便可以激活”

  IS把他插进了卡槽,眼前弹出一个淡蓝色透明屏幕,上身的部分装甲开始展开,逐渐覆盖到全身,但是有些薄弱部位还是没有覆盖到,随后腿部装甲侧面面弹出一条履带

  “战斗状态准备完毕,你就可以射击了,每个人,也就是每辆坦克的装甲厚度不一样,装甲也就不一样,比如我虽然进入了战斗状态,身上也没有什么装甲.....”

  IS看了看莱茵,身上的装甲都没到一半,果然是个大脆皮啊

  “至于刚刚IS说的履带,我们前进分为两种,一种利用履带前进,速度快,但是会受地形影响,另一种就是跑,严重消耗体力,但是不会受地形影响,要开启履带的话......抖一下脚就行了”IS点了点头

  “接下来就是炮弹了,每辆坦克的炮弹种类都差不多,分为AP,APCR,HEAT,HE,还有英系独有的HESH碎甲弹,APCR,HEAT我们统称为金币弹,这种弹药一般是军队标配,我们是拿不到的”莱茵打开箱子,拿出三种芯片

  “绿色的,教练弹。灰色的,实弹。黑色的,金币弹。”莱茵看了看同学们,目光都集中在她手上的黑色和灰色芯片上,莱茵顿了顿,说:“这是空的,不要打他们的主意”她把这些东西收起来,从箱子里拿出五个绿色芯片,发个每个人“这是教练弹,你们把它插在主炮的卡槽上,你们也可以看见还有其他卡槽,那是装备配件的,现在我们不需要。射击的时候注意弹药有限,不要胡乱射击。炮弹的形态用数据存储,用某种系统导出实体化,但是储存能力有限.......不说这么多,你们目前不需要了解,开始射击吧”莱茵拿起主炮,又转过头说道

  等到大家都把芯片插到了主炮后面,莱茵发话了

  “全体起立!去靶区!跑步走!”

  IS望了望丝毫未减的雨势,无奈的叹了口气

  .......

  雨声掺杂着雷声,莱茵发布命令只能靠吼。IS望着远方模糊的靶子,心里突然没了低

  “我们射击,一般就两个姿势!一,蹲姿,这样射击可以获得最大的对敌方来袭炮弹的跳弹效果!二,站姿!这样射击可以获得最大的射击精度!HT我推荐蹲姿,TD我推荐站姿!”

  莱茵演示了两种射击方式

  “虎式,你第一个!”

  虎式蹲在满是泥巴的场地上,莱茵站在她旁边

  一道闪电照亮了整个天空,虎式开炮了

  “轰!”炮声响彻了整个训练场

  “好!正中靶心!”说这话的莱茵头也不回

  等等,莱茵的眼睛是有多好,这都看得见?IS看了看莱茵,她叉着腰,望向远处的靶子,左眼的屏幕有几条数据弹出

  “IS,该你了”莱茵看了看正在看她的IS

  IS蹲了下来,她的膝盖感受着雨水的寒冷,她打了个寒颤

  被风吹散的雨严重干扰了IS的视线,手指上的装甲让她的手指感受不到扳机的微弱反应,在雨中她只能隐约的看见靶心,在靶心突然出现的那一刹那,她扣动了扳机

  “偏离目标十米!向左修正五度!”

  “真垃圾......”虎式笑了笑

  “虎!闭嘴!”莱茵的声音像疾风一样略过IS的耳朵

  IS被这么一说,嘴角抽搐了一下,大致瞄准了下甩手就是一炮

  莱茵愣了一会,用她冷冰冰的眼神看了虎式一眼,虎式把头拧了回去

  “不要着急.....我给你示范一下”

  莱茵从背后掏出150mm,从地上拔了一根草,放在嘴里,蹲姿,开炮,正中靶心

  “要了解风的力量,炮弹是会受风的影响的,射击时候注意主炮上面的瞄准镜的面板,上面有准星”

  IS点了点头,重新调整好心情,蹲下

  “感受风的力量.......”IS对自己说道

  在正确的判断风向之后,IS开炮了

  “还是偏了一点点.....不过S系的炮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错了”莱茵满意的点了点头

  ......

  等每个人都射击了一遍之后,莱茵才让几个人休息

  “今天的学习就到这里,今天以后,你们会跟着各个类型的导师学习专业技能,我希望再看见你们的时候,你们可以击败我”莱茵露出了久违的笑容

  这时候,雨停了,阳光重新照耀着大地

  “大家回去吧,好好休息一下,明天学校导师开会,你们有一天的假。”

  “好!”

  .......

  姐姐总是比IS先到家,因为学生会没有什么事情

  “IS,你回来了,身上这么脏,还不去清理一下”

  “姐,我想问你一件事。虎式为什么回用带有敌意的眼光看着我”IS站在门口,身上滴着水

  IS-3不说话,笑了笑,说:“那种东西还是会存在的”

  希望一切都会好起来吧。

  补充篇① 山

  昨天下的那场雨,洗刷了北欧峡湾的一切,房顶上的瓦片闪耀着,被阳光染成一片金黄。IS背起行囊,从家门口望向北欧峡湾的山顶。

  “真是一个爬山的好日子”

  走在北欧峡湾熙熙攘攘的早市上,听着各处的叫卖声,IS向每一个熟悉的人问着早安。

  “IS,这么早去干啥啊”包子铺的WZ131问道

  “啊.....去爬山”IS望着她那灰色的长发,和她头上的八字发型

  “据说这是C系家族的......”

  “你说啥?”131从蒸笼的散发的大量蒸汽中探出头来

  “啊,没什么,你忙你的吧,我要走了”

  “那再见了~路上注意安全”131冲她挥了挥手

  “恩”

  IS走到一个巷子口,突然想起了什么。开始向这个巷子里走去。

  巷子里是几户人家和一个店铺,门上都贴着福字,两边贴着红色的对联。IS走进店铺

  一辆WZ111-IV正坐在店里打着算盘,商店里的空气中散发着各种药材的香气。

  111抬头看了看IS,用她的平稳腔调说道:“IS,要去爬山?”

  “是的,走到一半突然想起要给姐姐带药”

  “哦哦,这事我也给忘了,你等一下”111掀开门帘,走进了里面的房间。没过一会,她拿着一袋散发着清香的药包出来了。

  “你姐姐的病还没好?”

  “老样子”IS双手接过药包,放进自己的背包里

  111目送IS离去,重新打起了她的算盘

  “嗒.....嗒嗒.....嗒”

  ..........

  IS来到了山脚下,面前是一条曲折的石阶,一旁,溪水缓缓流下。IS迈步,向山上走去。溪水反射着从枝干的缝隙中投下的斑驳光影,几只麻雀在枝头跃动,一阵风吹过,树林发出好听的“沙沙”声。石阶一直很平缓,半天时间,IS就爬到了半山腰。山底下的城镇能看的一清二楚,远处是波光粼粼的大海,IS坐在溪水旁的一块石头上休息,虽然自己身上没有战斗状态那样厚重的装甲,但是负重还是很多的。

  IS试着脱下腿上的装甲,最后还是放弃了,她根本无法挪动这个装甲。她无奈的叹了口气,跳下石头,往山顶走去。

  虽是正午,但是石阶大多都在树林里,所以IS并没有感到有多热。倒是树上的蝉开始不耐烦的叫起来了,IS用溪水洗了把脸,继续向前走去。

  傍晚的时候,IS爬到了山顶,往山下望去,满城灯火。她坐在山顶一个小广场的石椅上,望向星空,可以清楚的看见北斗七星,天蝎座和一些别的星座。港口方向传出一声悠长的汽笛,IS估计是补给船靠岸了。不知道从哪里吹出了笛声,随着风飘到了山顶,IS闭上眼睛。

  自己,仿佛在茫茫星空.....

  身边是天蝎座

  “为什么会是这个星座?”

  正当IS奇怪之时,她发现天蝎座开始慢慢被火焰吞噬

  直到IS的眼睛里除了火什么都看不见。

  她从梦中惊醒,发现已经过了1个小时

  惊恐之中,IS缓缓向山下走去。

  这个梦境,在指引我干什么?

  第四章 致命毒液

  窗外传来几声鸟鸣,IS伸了伸懒腰,昨天的疲乏还没有完全消除。推开窗户。窗台上的花沾满了昨夜的露水,清风拂过,吹动了IS窗边的风铃。

  今天一定是个好日子。应该吧.......IS又想到了虎式的脸,那张布满恶意的脸。还有,那个梦...

  莱茵站在讲台上,看了看同学们,清了清嗓子

  “咳咳,今天我们要去集训,顺便认识一下你们以后的导师”莱茵把帽子往下拉了拉,盖住眼睛。

  “TD们注意点,小心四运”莱茵小声说道

  “老师,您为什么这样说?”埃米尔好奇的问

  “这个.......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”莱茵苍白的脸上泛起了几点红晕“现在马上去外面排队,目标训练场,我希望我们班是第一个到的!”

  训练场上空无一人,一队人跑到了升旗台底下站着。走廊上缓步走来一个人,穿着整齐的美国军服,带着头盔,头盔上有五颗白色的星星。她走到了升旗台上,快速的瞟了一眼莱茵,随后在升旗台上徘徊着

  这时候,别的班级才跑过来,导师也才一个接一个的出现。待到最后一个班级就位,已经是15分钟过去了。整顿好秩序以后,那位看起来像将军的人走向前

  她环视操场一周,才缓缓开口

  “我,是本校的校长,巴顿将军。看到这么多人,我很是高兴。我希望大家不要忘记自己来这里的初衷是什么,到了毕业的时候,我希望各位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。现在,我介绍一下本校的专业导师”

  莱茵拉了拉帽子,和其他老师一起走了上去

  “E100,HT专业导师。140/62A,MT专业导师,征服者GC,SPG专业导师,62式,LT专业导师,263工程/E100坦克歼击车,TD专业导师。还有一些助教,我就不一一介绍了”

  接下来是各个技术的导师

  “Rhm·B·WT,射击导师。E50,撞击导师。VK4502(P)B,防御导师。E100WT,爆发导师。261工程,火炮刺刀导师。62式,兼任侦查导师。”

  巴顿的话音刚落,下面就炸开了锅

  “安静!”巴顿喊道。全场愣了一会,随后恢复了安静

  “现在听我口令!目标马利儒夫卡,5公里越野跑,全员进入战斗状态,不得使用履带!”

  IS叹了口气,果然像老师说道那样,很累呢,随后把芯片插入手臂。

  等到全员进入战斗状态时,巴顿却没有发令,她只是眯起眼睛,向训练场的另一边看去。

  全场静的连一根针掉到地上都听到,IS的耳朵里传出“咻咻”的声音

  我的耳朵出问题了吗?

  随着声音越来越大,每个人都听见了。一开始,大家以为那是天空上的战斗机飞过的声音,但是,巴顿脸上掠过一丝紧张和不安

  “散开!卧倒!”巴顿一个侧翻滚滚到了升旗台后面,其他人也慌忙散开。IS还在找地方隐蔽的时候,炮弹在她身后不远处炸开了。气浪把她掀了个底朝天,重重的砸向地面........

  眼前是一片黑暗,耳朵里只传出了自己的心跳声.......但随后恢复了,IS吐掉嘴里的土,映入眼帘的是混乱,透过慌乱的人群,IS看到,远处一群人正向他们冲过来。一声炮声过后,远处的一位学员被击中,她的身体被冲击波砸在了墙上,烟尘散去,身体却毫发无损,但是她无神眼睛却告诉IS,她已经死了.........

  自己的脑子已经完全混乱,心脏狂跳不止。

  我,应该做什么,我应该去哪?

  IS瘫坐在地上,人们从她身旁跑过,双腿已经毫无知觉。又是一声炮响

  在那一刻,她感觉到了死亡的恐惧

  死亡的不是她,炮弹在入侵者那边炸响,从火光中飞出几个人影,重重的落到地上,再也不动了..........

  反击开始了

  一个人把她抱起来,快速狂奔

  IS认出了那张脸,是E50的。

  E50把她放在了掩体后面,随后飞奔进训练场。炮声越来越密集,双方展开激烈的交火。这时,她想到了姐姐。她开始向学生处狂奔,几颗炮弹在她身后炸响,但是都没有击中,隐约中她好像听见有人叫她,但是回头看并没有人。她带着满身烟尘,她冲进了姐姐的办公室。

  办公室空无一人

  “姐姐.......”IS眼眶突然红了

  身后窜出一个人,IS回头一看

  “姐姐!”

  IS抱住了IS-3“没事就好,援军快到了,很抱歉,让你这么早就看见了战争”

  IS沉思了一会,自己已经这么大了,是不是也要挑起保护姐姐的担子呢?

  “姐,我要参加”IS拉住姐姐的手臂

  “不,绝对不行,你还太年轻”IS-3紧紧地抱住了妹妹

  “可是,那么多入侵者,老师们能打得完吗?我想保护同学们!”

  “你放心”

  “可是我想去啊”

  IS-3不说话,亲了一下妹妹的额头,离开了

  IS站在门口,她想起来,学校军火库的管理者是IS-6,她很胆小,自然不会去参战,去偷弹药就行了。

  刚刚走出门口,地上堂堂正正的放着一张芯片,正是IS主炮适合的芯片。IS看了看四周,IS-6匆忙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

  这么不小心啊,谢咯

  等到IS找好狙击位置,入侵者已经打到训练场一半的位置了

  IS这才发现,入侵者个个都穿着黑色的斗篷,手中拿着各式各样的主炮

  她们突然停了下来,趴在地上,随后又是一阵狂轰滥炸。

  IS所在的楼层微微晃动,她把头探出窗口,观察形式,在确定没有人注意她以后,她开炮了,虽然控制不住自己颤抖的双手,但炮弹击中了一个倒霉蛋的后背,火光过后她不动了,死死的趴在地上,停止了呼吸。在几次连续射击得手后,入侵者终于发现了她,随即开始射击。IS迅速跑开,跑到学校顶层,观察敌人的动向。

  入侵者的队伍很混乱,但是能看见一个带头的,也穿着斗篷。这时,一个炮弹在她附近炸响,掀开了她的斗篷,露出一条金属的尾巴,反射着刺眼的阳光

  这尾巴,只有天蝎才有.....

  IS瞬间僵在那里,她回忆起了那个梦境。天蝎座,火光......指的就是这个吗?

  这时,双方已经展开白刃战,SPG导师纷纷抽出自己的刺刀,上去格斗,IS看见一个敌人被一辆212工程的锤子击中,身上的装甲飞出去几块,倒在地上。往近处看去,E50在一段加速冲刺后撞向一个人。那个人瞬间飞出去10米,飞进了一个教室。

  但是,IS看见了更血腥的一幕

  天蝎用她的尾巴,刺穿了一名导师的胸膛

  IS盖住了眼睛

  那只尾巴上,沾满着鲜血和毒液,凡是被划伤的人,只有死路一条....

  校门口传出乱七八糟的步伐声和炮声

  “狼群”来了

  由一辆IS-7带头,几十辆T-54和T-44冲入战场,入侵者发现形式不妙,开始撤离,几个跑得慢的被密集的炮弹击中倒在了地上,直到确认她们不会回来的时候,治安队员才离开

  此时已经是中午,训练场上各处散落着尸体和炮弹坑。

  学校损失了不少导师,但是莱茵没事,姐姐也没事。校长巴顿的身上依然干净,E100的身上多了几道划痕,E50的手上沾满了敌人的鲜血。但是,十几名学生还是受了不同程度的伤,她们大多数被天蝎的尾巴划伤了

  IS坐在升旗台上,身旁坐着100M1和E25,虎式和埃米尔去帮忙了

  “E25,你说,这样动乱的日子还会持续下去吗”

  “我不知道哎,但是我希望和平,能和你们在一起就行了”

  IS笑了笑,她知道,和平结束了,接下来,便是永无止境的战争,那个梦,大概就是提醒她要多多注意吧。

  第五章 死亡解药&帝国铁骑

  锡默尔斯多夫

  IS站在火车站旁边,身边站满了围观的人群,许多人对昨天的事情议论纷纷。IS不去理会她们,默默注视着一具一具的尸体被抬上火车。这列火车,不知道去向何处,反正IS知道,那地方,能给她们永远的归宿。

  IS拨开人群,离开了火车站。

  学校医务室

  病床上躺着好些受伤的学生,大多都已经睡去。月光悄然洒进房间,有许多人,在这样安详的夜晚,永远停止了呼吸........

  门悄悄的被打开,几个尚未进入梦乡的人抬头看了看,又静静地躺下

  莱茵关上门,房间再一次恢复了寂静

  “老师,他们会死吗?”IS拉住正要离开的莱茵

  “这是肯定的”

  .......

  “他们唯一的解药,是死亡”莱茵甩开IS的手,消失在漆黑的走廊。

  ........

  校长办公室

  巴顿坐在椅子后面,门被打开了

  “巴顿将军,国防军的人来了”

  巴顿从椅子上坐起来,向那个人点了点头。那个人往后面招了招手,走进来三个黑影。第一个进来的人向巴顿伸出了手。

  “你好巴顿将军,我是此次行动的负责人,豹一。这位是我的副手,虎王。那位是本分队的队长,猎豹88L/71”

  巴顿和她们一一握手

  “这次麻烦你们了,事情的真相情报局已经在查了,坐,我和你们说说学校的情况”

  那夜,校长办公室的灯彻夜未熄

  第二天的黎明,学校的防御部署已经完毕,校门口站着两辆百夫长AX,学校顶楼随时可以看见拿着望远镜观察四周的国防军

  “今天,好多人来晚了呢,看来昨天的确惊动了政府.......”IS把E25搂在怀里

  “至少大家都没事”

  莱茵和往常一样,至少IS从她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

  “今天,一位新同学来到我们班。她的导师牺牲了,我希望大家不要老是提昨天发生的事。”

  门口缓缓走进一个人,走上讲台。从她的打扮来看,这是一辆Y系坦克,那辆坦克不紧不慢的说话了

  “我叫AT-15,很高兴来到这个班级。”AT-15转过头“特别是莱茵老师,我仰慕你很久了”

  莱茵一脸黑线的看着她。这孩子,心真大....

  “你.....你先坐那吧”莱茵走上讲台,把芯片拿出来插上“上面来了命令,所有人每天必须进入战斗状态,以备不时之需”

  莱茵张张嘴,还要说什么的时候,这时,警报响了

  莱茵跑出教室

  “所有人和我来!准备战斗!”

  大家都跑出教室,AT-15慢慢的跑着。100M1和E25在后面推

  “还有完没完了........”

  去往弹药库的路程只跑了一半,敌人的第一轮远程火力已经到达,但是这次的爆炸声明显比昨天的大。所有人趴在地上,地板一直在晃。IS隐约听到了莱茵的声音

  “这是........舰炮.......”

  晃动停止了,随后是隆隆的炮声

  路上,她们遇到了一样在狂奔的一辆SPG,莱茵回头叫到

  “虎炮!过来!”

  一道炮弹划过,IS赶紧爬下。那颗炮弹冲虎炮去的,但是虎炮并没有因此停下脚步。IS追上去才发现,这位和莱茵一样是个面瘫的虎炮竟然在吃棒棒糖!但是这好像丝毫没有影响她的发挥。

  ........

  IS拿到炮弹后,迅速到位,这时,训练场上已经乱成一团。楼顶上蹲着几辆反坦克,IS想瞄准,却不知道混乱中出现的人影是敌是友,但是

  那个用尾巴的肯定是天蝎!

  IS开炮了,炮弹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直线,向天蝎飞去

  天蝎甩手就是一炮,两颗炮弹在空中爆炸了

  “这.......”IS吃惊的看着天蝎

  天蝎看了IS这边一眼,抬起主炮朝那个方向开了一炮。

  IS赶紧朝旁边的柱子滚去,爆炸过后,那地方已经被炸出了一个缺口。

  IS看见,场地中有三个圈,一个以天蝎为中心,另外两个分别以E50和豹一为中心

  所有想靠近E50的人都被撞了出去,而豹一,根本没有人可以瞄准她

  这是,一旁的E100WT开火了

  只见天蝎随手抓起一个倒地的尸体,挡住了所有炮弹

  一旁的100WT骂道

  “Fuck,真该死”

  天蝎用主炮指向IS所在的楼顶,一道火光闪过,离自己5m远的福三炮被轰到了楼下

  IS呆呆的望着福三炮曾经站的地方。一句话把她惊醒

  “是金币弹.......天蝎为什么会有”一辆猎虎站在IS旁边喃喃道

  等到IS回过神来,天蝎她们已经跑了

  豹一和E50并肩站着

  “就这点能耐,还敢挑衅国防军?”

  .........

  在学校最偏僻的角落,IS找到了拿着128mm炮管狙击敌人的莱茵

  “老师.......您刚刚说的舰炮是怎么回事”

  莱茵头也不抬,把兜帽往下拉了拉,眼睛对着瞄准器说:“我怀疑她们和海上的舰队串通好了,这次的危机不止这么简单”

  “那........怎么办”

  “看政府的,我们也没办法”

  莱茵起身,拍了拍屁股

  “你还不去找你姐,她好像在救治伤员吧,我要换位置了”

  ........

  在各种伤员的哀嚎中,IS找到了姐姐

  “IS,你没事吧”IS-3抱住IS

  “没事,只要姐姐没事就行”IS从姐姐的怀抱中挣脱

  “姐,你忙你的吧,我就不打扰了”

  ........

  几个小时后,敌人被重创,但是天蝎还是没有被击毁。夕阳落下,最后一颗炮弹在远方炸响,学校又恢复了平静。

  IS迷茫的走向楼顶,自己人生的第一次战斗,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结束了.....

  几辆轻型坦克靠在一起睡着了,走廊上只有IS一个人的脚步声,拐角躺着着一个似睡非睡的百夫长,头上的英式礼帽被拿下盖在脸上,手依然放在她的主炮上。IS小心翼翼的经过这些战士,走上楼梯

  楼顶可以看见北欧峡湾的落日,远远望去,可以看见马利儒夫卡的平原和锡默尔斯多夫城堡的尖顶

  IS往海上看去,海上有几艘运输船,在落日下变成了几个黑点。港口里的船发出一声悠长深沉的汽笛声,一切都是那么祥和

  但是

  这祥和之下却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......

  第六章 日常生活?

  IS望着被炮火摧残的教学楼,摇了摇头

  训练场上国防军正在打扫战场,学校的围墙被重新修好,加装了几个瞭望塔。训练场的空地上支起了几个棚子,当做临时的教室

  政府已经派人去抓捕天蝎一伙人了,学校可以暂时安静了

  “IS,你该去E-100那里报到了。虎式已经去了”

  IS点了点头,莱茵回头招呼着TD们

  “喂!我们班的TD,跟我来!”

  IS缓缓向棚子走去,身后跑来几个玩闹的学员,她们绕过IS,向棚子跑去

  等到IS走到棚子的时候,棚子里已经坐满了人。E-100及其助教FV215B已经站在了前面。FV215B拉了把椅子坐下

  “为什么我会被安排和这个逗比一起上课.......”215B喃喃道

  IS坐在最后一排。E100环顾四周后开始了她的讲座

  “好,看来大家都到齐了,那么,E-100的课堂就要开课啦”

  IS看着E100身上的弹痕,想必E100老师也是和莱茵老师一样是身经百战的吧。E100的全身,几乎被装甲所覆盖,一旁看起来快要睡着的FV215B身上也是如此。

  “.......好的同学们,作为一辆HT要有带头冲锋的意识。一些高速HT可以利用业余时间去学习一些MT的技巧。现在我来说一下HT的装甲分布,手部和正面,是所有HT装甲最厚的地方,M系的装甲最厚的地方是头部,所以她们可以选择一个坡地卖头。”

  IS向四周看看,她看见了T29和T34,两人的头部都被装甲覆盖,只露出了两只眼睛。

  “那么,现在我来教大家正确的防御姿势。首先,蹲姿射击,把手部撑在膝盖上,作为支撑,另一手握扳机,尽量把自己薄弱区域藏起来,当然,有些车辆站着给你打都未必能击穿。比如我,哈哈哈哈哈!”

  椅子上的FV215B站起来,给了E-100一炮

  “安静点!吵到老子睡觉了”

  烟雾散去,E-100从地上爬起来,身上的装甲多了一条弹痕

  E-100想说什么,训练场的另一边传出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

  FV215B收起手中的炮

  “我去看看”便头也不回的走了

  .........

  训练场的另一边,是TD的讲台,四运用炮指着一辆法国坦克

  “好啊,1390,终于让我找到你了”

  FV215B挤进人群,看见了1390

  “看住她,我去找巴顿!”

  1390被逼的一步步往后退,人群让出了一条道。1390转身想逃跑,莱茵挡在了她前面

  “找人炸了我们学校还想跑,你妹妹呢?”

  1390的脸上恢复了F系独有的表情,那种嘲讽脸

  “我不知道,有可能和天蝎跑了吧”

  “你.........”莱茵握紧了手中的炮

  “让开,让开”巴顿带着几辆T-54走了进来

  “好啊,自投罗网了吗?带走,政府有人想见你”

  T-54走上前,准备抓住1390的手臂

  1390抓住一旁的一辆坦克

  “给我滚!不想让他死的话就让我走”1390对着一旁的T54喊道,那辆T54惊诧中松开了手

  巴顿楞了一下

  “回来!”

  1390面部狰狞的看着巴顿

  巴顿拉住FV215B

  “去找中国车”FV215B点了点头,开启履带,飞奔去了MT课堂

  “我数三下,再不走我就开炮啦”

  “1!”

  “2!”

  “好好好,你走”巴顿后退,让出了一条道

  1390一步一步的移动着,离开了人群

  身后突然窜出一群人,拿着炮管砸向了1390,1390昏倒在地,被劫持的那辆坦克安全的回到了人群中

  “果然,C系的反恐能力还是最强的。把她带去调查局”巴顿笑了笑

  巴顿一行人离开了训练场,扔下还没完全反应过来的学员和导师

  莱茵收起手中的炮

  “这下,她跑不掉了”

  “行了行了,都散了吧,都学习去吧”215B驱赶着围观的人群

  .......

  “好,同学们,今天就到这里”E100起身离开了座位

  IS起身离开,看见了正在回来的FV215B,正和E100悄悄说着什么

  好像又发生了什么?

  ........

  校门口的公告栏上,张贴着一张海报

  “全国坦克竞技大赛?”许多学员围着海报七嘴八舌的议论到

  不错,是时候练练手了,拿着大奖回家,也让姐姐开心一下

  “E25,100M1,AT-15,到时候一起去参加啊”

  “好,只要有IS,我们就一定会去的!”

  IS笑着,殊不知,真正的试炼,现在才开始


来吧!激活码,全互联网最大的游戏福利平台,唯一微信号:u9newgame

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