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游久网 >> 坦克世界 >> 玩家交流 >> 《坦克学院:内战》 献给四年游戏(续)

《坦克学院:内战》 献给四年游戏(续)

已跟帖 2017-02-13 作者:佚名 来源:网络

  第七章 赛前准备

  莱茵办公室

  “什么,你真的要去吗?现在局势这么乱,赛场的安保虽然是国防军负责。但是不排除天蝎会进攻啊,毕竟每一年都有很多人去看.........”莱茵敲了敲桌子。

  “是的,老师。我相信天蝎应该不会这么快就采取下一次行动。大赛的话,我只想试一试,毕竟我们有点实战经验”

  莱茵把腿往前一伸,靠在椅子上,拉了拉帽子

  “怎么和你说呢........哎,北欧峡湾的学院已经好几年没人参加了。几年前,一支队伍代表北欧峡湾参加了,结果,被当时......也是现在最强力的学院,钢铁长城学院击败。其实,这场战斗根本就不用打,打了也是输。从那以后,就没有人再去提这件事了......再说,以你的实力......就是去陪练的”莱茵望向窗外,一句一顿的说道

  办公室里昏暗的光线,让莱茵的眼睛看起来很平淡,反射着一种祥和的光芒

  “我是为你好.......”

  IS愣了愣

  “但是,我想参加,就算没人支持,我的朋友们也会支持我的”

  莱茵沉思了一会

  “比赛是7v7,你找得到人吗?”

  “我,E25,100M1,AT15,还有三个人,还不好找吗”

  莱茵冷笑了下

  “比赛规定,队伍里必须有一辆九级坦克作为指挥车,一旦她被击毁,全部都完蛋。这辆九级车,你去哪找?”

  IS不说话,呆呆的望着莱茵。莱茵被她望的心里有点发毛

  “行了,你们也不熟悉比赛规则,它和战斗完全就是两码事。每个人有血量和配件,一旦血量清空,就算被击毁。还有配件,主炮,油箱,履带,发动机等等,都是有血量的。比赛中,履带被击毁,需要10秒的恢复时间,在这个过程中,你无法移动,你就等着被SPG砸吧”

  IS突然抱住了莱茵的腿

  “老师,你就让我去嘛~”

  办公室的其他导师都往这边看过来

  “啊啊啊啊,快放开!行了行了,让你去,算上我一个”

  突然,办公室的门被撞开,一辆LT站在门口

  “报.....报告,有人打起来了,是......是虎炮和S......S-51”

  “快带我们去”

  莱茵和几辆SPG导师跑了出去,IS跟在她们后面

  训练场的正中央,一辆坦克拿着明晃晃的刺刀,另一辆拿着锤子

  “S-51,我劝你道歉,不要挑战德意志的刺刀,你会后悔的”说罢,握紧了手中的刺刀

  “切,想试试斯大林之锤吗,德国鬼子”

  “你!”

  虎炮率先冲了出去,手起刀落,S-51一个侧身,虎炮砍空了

  “尝尝锤子吧!”

  虎炮把刀往上一迎,挡住了这次攻击,但是手中的钢刀却出现了裂痕,自己也被气流冲击的后退了几步

  “哼,不行了吧”烟雾中传出S-51的嘲笑声

  但是没有回应

  “嗯?”S-51握紧了手中的锤子

  “杀你个猝不及防!”虎炮从S-51身后窜出。S-51没反应过来,想回击已经晚了

  刺刀没有砍中S-51,而是在半空中停了下来

  S-51的头上出现了-350的字样

  “现在该道歉了吧,啊?哈哈哈哈哈!”

  S-51收起手中的锤子,叹了口气

  “哎,我道歉,不应该说你们D系火炮都是渣渣,还说你们是德国鬼子,带有系别歧视”

  “我接受道歉,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?”

  虎炮拍了拍S-51的肩膀

  “不要伤心了,改过自新就好了,不打不相识”

  这时,她们才发现,场地周围早已聚集了一群人

  “虎炮,过来!”GWE的大嗓门响彻整个训练场

  虎炮收起刺刀,垂头丧气的走了过去。S-51挡在了她的前面

  “老师,这事和她没关系,都是我的错”

  “哦?是吗,你和她一起过来我的办公室”GWE拉住了一旁经过的一辆LT“去把261工程找过来”

  IS抬头望望莱茵,莱茵喃喃自语道

  “找到人选了........”

  “啥,老师,你要虎炮啊”

  “对啊,虎炮的刺刀技术很好,她从261工程那里偷着学习了一点。还有,她们佩戴的装备就是大赛的装备........可惜了虎炮,堂堂九级车竟然是个学员.......”

  “那.......还有一个人选呢”

  “我自有目标,跟我来”

  IS和莱茵走进了导师们住的地方

  走到一扇看似普通的门前

  门旁边的铭牌上写着

  IV WT

  也就是四号武器运载车

  莱茵握住门把手,但并未按下

  房间里面传出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

  “啊♀啊♀”

  莱茵盖住IS的眼睛,一脚踹开了门

  “四运!”莱茵用帽子遮住了眼睛,但是多年的战斗经验还是让她能辨别方向

  “啊啊啊啊!莱茵你进来怎么不敲门,还带来个.......萝莉”

  莱茵:“.......”

  IS:“人家才不是萝莉呢!要萝莉去找E25吧!”

  莱茵:“安静点”

  IS透过莱茵的手指缝看了看。脸刷的一下红了

  “啊啊啊,老师,我看了不该看的东西!”

  “我都说了别看......虽然大家都是女的.......”

  IS从手指缝中看见忙乱的人影

  “行了,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”

  莱茵拉下帽子,放开放在IS眼睛上的手

  “我们来找你参加大赛的事,希望你能来”

  IS环顾四周,四周没什么不正常的,只是四运的主炮上有点不明液体

  “好啊好啊,能看看别的学校的.......嘻嘻”

  莱茵一脸黑线的看过去,不过一会,恢复了严肃

  “你是指挥车,这几天恢复一下吧,很久都没有正式来一次比赛了”

  ........

  IS回到家,和姐姐说了这件事

  “哦?我妹妹要参加比赛了呢,你要为学校争光哦。明天是周末,约同学出去练习一下吧”IS-3摸了摸IS的头

  “嗯嗯”IS的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,回房间睡觉去了

  IS-3望向窗外茫茫的大海,无奈的叹了口气

  ......

  校长办公室

  巴顿坐在椅子上,面前站着莱茵

  “这种配置.......恩.......只要指挥得当的话,还是有可能赢的,我会发给大赛组委会。过几天也许就会有结果,这是我们第二次参加比赛,三年了.......我期待会有改变”巴顿合起报告

  “放心吧,校长,上次的死亡小组,我相信大赛组委会会平衡实力的”

  “哼,怎么可能,她们不收贿赂就不错了”巴顿嘲讽的说道

  “.......”

  “总之,努力吧”

  “是!校长”

  莱茵离开了办公室

  巴顿把文件放在办公桌上,闭上了眼睛。

  ........

  “老大,‘地狱’要怎么搞”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问另一个披着同样斗篷的坦克

  “先放弃‘地狱’,咱们搞‘神圣天堂’,那里都是小车,好搞点........还有,这些东西,你们拿去”她从桌子底下拿出一个黑色的手提箱,里面装满了芯片

  “都是金币弹,我从‘晓’那里进的,现在,只有她能走私金币弹了。还有,派几个人去大赛捣乱,如果有北欧峡湾学院参加,都销毁掉”

  “是!”那辆坦克打开门,走了出去

  她摘下斗篷,露出一条金属尾巴

  “哼,巴顿,我必须干掉你,还有你的学院!哈哈哈哈哈

  补充篇② 复仇之火

  五年前 慕尼黑防线

  敌人正在疯狂的反扑,铁道旁敌人和战友的尸体越来越多。一辆坦克在工厂旁边蜷缩着,她的炮弹已经所剩无几了。她无力地抬起手臂,对着通讯器说道

  “支援还有多久到?”

  回答她只有被干扰通讯之后的电流声

  几辆“魔鬼”已经摸索到她的侧面,她奋力爬起,向那几辆“魔鬼”射击,敌人纷纷倒下,但是更多的敌人从铁轨的另一边爬过来。

  她打开履带,向着一座房子狂奔。

  她踩着腐朽的楼梯,下到了地下室。

  地下室的每个墙边,都有几个伤员横七竖八的躺在那里。一辆FCM抬起头来问道:“增援到了?”

  “没有,干扰还没有消除”她扔掉空的芯片,换上一个新的。

  突然,楼梯上发出了声响,几辆面部被装甲包的严严实实的美国坦克出现在门口。

  “找到你们了,伤员留下,能动的带走”

  “你们要干什么,伤员就不是人了吗?”她双臂展开,拦在了几辆美国坦克前面。

  “你懂什么”美国车后面走来一个带着五星头盔的坦克

  “我们现在在机械化行军,伤员只会减慢我们的速度,影响整个局势!”那辆美国车严肃的说道

  她捏紧了拳头,朝那辆美国坦克的脸上就是一拳。

  “你懂什么,她们都是我的战友,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!你这样做,还有人性吗?”

  FCM靠在墙角,默默看着这一切

  “她是对的,为了胜利”FCM喃喃道

  她转过头,看着FCM,眼神中充满了疑惑和不解

  “把她拉走!”那辆美国车从地上爬起来,捂着半边脸

  她看着自己的尾巴在地上留下的划痕,和那辆坦克眼中愤怒的目光。

  “把伤员都处理掉”她对着身旁的人说到

  几声炮响,毁灭了她的愿

  她发誓,要是自己还活着,复仇永不结束

  第八章 第一场比赛

  周末,IS几个人聚在了海湾旁,她们在等待日出。

  沙滩上有一行人的脚印,海浪悄悄地划过沙滩,抹去了痕迹

  AT-15走在最后,突然,她停了下来,望着远方,说:

  “IS,我想退出”AT-15开口说出了这句突兀的话

  IS楞了一下,以为这只是个玩笑,前几天AT-15还笑嘻嘻的说着要参加。

  “我留在这里只会拖大家的后腿,所以,我决定把这个位置让给别人.......我没有学到什么东西,我的导师,就已经牺牲了......”

  IS走过去,摸了摸AT-15的头

  “傻孩子,怎么会这样想呢。你是我们这个团队唯一有重甲的车,跑得慢也不一定是拖后腿啊”

  此时,刚刚在海平面上升起的太阳把两人的影子拉得老长

  “可是.....可是,我们家族的人把我视为异类,HT不像HT,TD不像TD......长老把我们一条线的人都驱逐了出去。巴顿校长看我们可怜,才决定收留我们,让我们学习技术后去军队谋得一席之地”

  AT-15已经泣不成声,IS紧紧地抱着她

  “行了,没了家族,还有朋友。咱们都是一辈子朋友,战友”

  AT-15在IS的怀里微微颤抖着,没有再说话

  .........

  一行人到了约定的地点,那是通往海上的一段栈桥,平时只有几个人来这里钓鱼。大家选了一个位置坐下,静静地听着海浪拍打栈桥的声音

  相顾无言时,只闻波涛声

  ——《海色》歌词

  远处渐渐显现两个人的身影

  “孩子们!你们的四运姐姐来也!”四运冲下沙滩,结果被一颗石头绊了一下,直接扑倒在沙滩上

  “唔.......”

  莱茵从她身旁走过,回头看了看

  “下次注意点......”

  四个人笑了笑

  莱茵从腰上的包里拿出一张纸

  “规则有变,队伍中的任何一辆车都可以作为指挥车。队伍中的最低级不能低于七级,以防有人请‘神圣天堂’的人来卖萌”莱茵笑了笑

  “那,新的指挥车,是........”

  莱茵用手指向IS

  “就是你啊,你的领导能力不错”

  “我?”IS吓了一跳“我好想不行吧,嘿嘿......”

  “没什么好商量的,下周一就比赛了,咱们还要决定战队的名字.......”

  “哎!”从远处传来一声悠长的声音

  大家循着声音望去

  “虎炮!你又迟到!”四运不耐烦的说

  虎炮跑过来的时候已经气喘吁吁

  “我.....我的钢刀坏了.......拿去修了....所以....所以才来这么晚”

  莱茵把手中的纸收起来

  “决定名字吧,我倒是有个好名字”

  “老师您说”

  “收割者,这是我们学院第一次参加比赛的战队名字。可惜在16进8的比赛就已经淘汰了”

  “收割者........”IS的眉头稍微皱了皱

  “有什么意见吗?”莱茵看向IS

  “没有,老师。收割者,挺好的......”

  “既然都没有什么问题,就准备比赛吧,地图是客场,马利洛夫卡。我们对阵马利洛夫卡学院”

  .........

  马利儒夫卡的山顶上,一行人坐在风车底下。莱茵嘴里叼着稻草,望向山下的平原

  “啊,平原图,这可怎么打”四运说道

  “不怕,到时候尽全力攻下这座山头。首先开场之后,全体假装从1线的水边进攻。E25做眼车,所有人先集中火力把敌人眼车打掉,但是要小心敌人从对面基地向你射击。攻下山头后,不要停下,直接一波流打击他们基地。AT-15负责推线,四运和莱茵老师负责火力输出,我,100M1和虎炮做支援。记住,虎炮要随时跟在大部队后面,防止敌人摸过来”IS望向远处的水面,平静的说道

  “那么,加油吧”四运深处一根大拇指

  “恩!”大家笑了笑

  .........

  周一,马里洛夫卡。这里俨然是一个盛大的庆典,

  “大家好!欢迎来到坦克世界一年一度的全国大赛!我是主持人T-22!”

  场下一片欢呼

  “现在各位选手正在紧张的准备装备。我来介绍一下双方阵容!”

  绿方(北欧峡湾学院)

  IS

  SU-100M1

  E-25

  IV WT

  Rhm·B·WT

  AT-15

  “虎式”自行火炮

  “哎?!这是几年来北欧峡湾学院第一次派出战队参加,他们的战队名称叫‘收割者’!”

  原本火热的会场突然像被浇了一盆冷水,安静下来,一群看起来像是老兵的坦克在台下窃窃私语。

  T-22也怔了怔,不过主持人的专业素养让她马上反应过来全场的气氛必须活跃起来。

  “很不错的战队名称!接下来让我们来介绍一下这次比赛的东道主!马里洛夫卡代表队!”

  全场的气氛开始慢慢恢复

  红方(马里洛夫卡学院)

  AMX 50 120

  KV-3

  A43

  AMX 13 90

  彗星

  704工程

  KV-4

  “当然,她们是不能知道对方的配置的!现在离比赛开始还有5分钟,他们会给我们呈现出什么样的比赛呢,让我们拭目以待!”

  T-22放下话筒,听着场外的欢呼声。她知道“收割者”的含义是什么,也为莱茵参加比赛捏了一把汗。

  莱茵默默在休息室坐着,看着隔音玻璃外面的观众区,默默叹了口气。

  天气并不热,季节开始转入秋天,马利洛夫卡的树也黄了一片,大地被铺上一层金黄色的毯子。T-22望着簌簌落下的叶片,不知什么时候,她已经泪流满面。纷飞的落叶,就像T-22大脑里的记忆,无法回去那段时光。她擦干眼泪,不愿去回想那段时光。接下来还有比赛等着她呢。

  红方休息室

  马里洛夫卡正在开作战会议

  “区区小学校,费的着大动干戈吗”KV-4不耐烦的说道“还是一个去年第一轮就被刷下去的学校”

  “等会你和她们打起来就知道了,里面有两个人,称得上是当时的‘战场玫瑰’”AMX 50 120阴沉的说道,

  “老师,您是说.......”KV-4长大了嘴巴

  AMX 50 120沉重的点了点她的头

  “那两个人可是当年在各大集团军的名人啊”AMX顿了顿“还有她们队伍的名字,那是........”

  ........

  绚丽的电子烟花在平原上绽放,各位选手已经在各自的基地就位了

  “记住,炮弹有限,省着点用,按IS的战术走位”莱茵小声说道

  大家点了点头

  随着大屏幕上的数字从30s慢慢倒数清零又重新跳回15min和一声响彻云霄的哨声,比赛开始了

  E25端着炮,快速跑向湖边,其他人则缓缓向水边移动

  “虎炮,预瞄平原中央,1390冲出来了”耳边的通讯器传出莱茵的声音

  “我还没装填好呢”虎炮说的话含糊不清,想必又是在吃棒棒糖。

  “大家注意,1390过来了”莱茵把眼睛放在瞄准器的后面,蹲姿。一旁的四运姐姐也做出了同样的姿势

  E25趴在草丛里,眼前突然跑过一个人

  1390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

  “开火!”

  随着两发盖过所有人开炮的声音,1390宣布被击毁。

  对面的活力随后到达,120mm的四连发打在莱茵和四运藏身的石头上,IS等人一直在慢慢后退。

  炮声消失后

  “E25,撤回,小心别被击中,所有人上山”IS命令道

  AT-15走在最前面,然后是莱茵和四运,E25直接跑到山顶,雷达上开始显示出两个红点,是对面正在爬山的KV-3和A43

  “老师,我们亮了!”AT-15叫到

  “那是你亮了,正对前方,慢慢后退,别慌”

  一发炮弹击中了AT-15,但是没能击穿

  “是彗星的炮声”

  随着她们慢慢后退,E25慢慢往前爬去

  “虎炮正在缩圈,请求持续点亮”

  “收到”

  E25冲向风车后面,再次点亮了对面的两辆车。KV-3击中了E25的履带

  一颗炮弹从她身后划过,对面的A43被击毁

  “虎炮正在转移阵地,装填中”

  主力到了山顶,E25开始冲下山坡,点亮了水边的KV-4和彗星

  随着几声巨响,KV-4成了血皮,IS断了她的履带,彗星跑了。

  “该死,我的腿动不了了!”KV-4喊道

  虎炮开炮,收走了她

  “老师,咱们不明不白的丢掉了两个人,只点亮了敌方的E25,IS和AT15,还有一门火炮参战”

  “嗯......所有人回防,彗星走平原去掏她们的火炮,没有命令不得随意暴露自己的位置”

  大部队冲下山,却没有发现任何一个人

  “应该都在基地,E25过去肉侦”

  “肉.......肉侦?”

  “对,就是牺牲自己,为全队制造输出的机会,记住,要是你没亮,千万别开炮”

  E25冲出了草丛,向敌方基地跑过去

  AMX 50 120和KV-3,还有正在努力瞄准E25的704工程被点亮

  “打!往前走!AT15顶上!”

  暴露侧面的704被断腿,着了火,被莱茵收走

  慢吞吞的KV-3被火炮一发入魂

  AMX 50 120把E25带走了

  “一换二,不错,进攻!趁她在装弹”

  正在长装填的50120被围观,然后击毁

  “嗨呀,好气啊”

  此时,彗星跑到了山头,发现了正在转移的虎炮

  虎炮抽出刺刀,她知道,自己只能顶彗星三炮,也就是9秒钟........

  彗星第一发打飞,第二发跳弹,接连两发都击中了虎炮,但是她却被虎炮逼到了墙角,撞上了建筑物。

  “彗星被击毁,我们赢了!”

  “谢谢各位的配合,但是以后的路没这样好走了”莱茵喃喃到

  北欧峡湾学院,时隔3年,重新进入6强,为学院赢得了名声

  接下来的对手是齐格菲防线学院,一群来自边界的强者,是上次大赛的亚军

  .......

  天蝎的基地

  “该死!”

  “老大.........我们进不了会场.....安,安保太严了”

  “要你何用?”天蝎眯起眼睛

  用她的尾巴,刺穿了那个人的胸膛

  “下次,我亲自带队....”天蝎端起杯子,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

  “不过在这之前,我要送学院一个小小的礼物”

  番外① 收割者

  历史上,那段战争,被称为第二次入侵战争。

  第二次战争从开始到结束,经历了整整10年的时。入侵第8年,全国的战事进入反攻阶段,“恶魔”开始慢慢失去在坦克世界的地盘

  北方边界,齐格菲防线

  以前湛蓝的天空被烟尘覆盖,这是通往坦克世界腹地的唯一要道,这里被“恶魔”控制了长达5年之久,是“恶魔”的重要补给线,如今,这片已经被战火烧焦了的土地,要重新插上坦克世界的旗帜......

  第一和第二重型装甲集团军展开钳形攻势,目标是切断敌人的补给线和后撤的道路。不料,中途遭遇了敌军的埋伏,给敌人留出了15公里的瓶颈通道,可是,第一,第二集团军的兵力和补给都已经严重不足,无法支撑到与其他方面军的汇合。而且敌人已经展开大规模反攻。第一,第二集团军全军覆灭的时候已经近在眼前。

  指挥部从东线抽调出第十五独立团支援齐格菲防线

  第十五独立团,营长:IS-4;副营长:T-44;参谋长:AMX 50B

  全员兵力:约10000人

  特别战力:“收割者”小队

  支援部队慢慢进入齐格飞防线战场,战场上倒着横七竖八的尸体。前线,5万人的军队正在抵挡着8万敌人的疯狂反攻。第十五独立团需要像一把尖刀,插入敌人的腹地,为后方的大部队开道。但是,派出的侦查连迟迟没能回来,通讯已经被阻断。她们在失去双眼的情况下开始了进攻。

  ..........

  “3排!给我上!拿到制高点!打掉她们的火炮阵地!5排6排火力支援!”

  一排人没了命的冲了出去,炮弹在她们身后爆炸,山头已经被削去了一半,战壕里满是尸体,一辆轻型坦克拿出望远镜,标记出了地方火炮阵地的位置

  “火炮正在瞄准.......”

  敌方的火炮接二连三的爆炸

  “漂亮!”

  “全员进攻!打进城里去!”

  这时,侧翼的侦查员飞奔过来

  “侧翼有敌人!”话还没说完,她身后就中弹了,尸体软绵绵的翻滚着,滚到了营长的脚底下

  营长冷冷的说道

  “特别部队给我顶上,必要时可以撤到城里去”

  8个人冲出大部队,往侧翼跑去

  “502!去前面侦查!四运和我,找个埋伏的地点准备狙击敌人!”莱茵飞奔着,向侧翼跑去

  两人跑进了一片草丛中,伸出炮管

  “IS-3和IS-7,做好卡点的准备,我们的任务是拖住她们前进的脚步,183支援她们”

  她们身后,两门火炮已经架起

  “T92已就位”

  “查四炮已就位”

  “10点钟方向发现敌人,3点钟方向发现敌人”通讯器传出502的声音

  “恶魔”分成两部分,向着小队这边跑了过来。

  先是火炮开火,炸翻了几个冲在前面的敌人,然后是183的一声巨响,在人群中炸开了花。

  四发炮弹接连落在敌人群中。

  502滚下山坡,眼神中带着惊恐。

  “回撤!她们的眼车发现我们了!”

  然后是敌方的一轮炮火覆盖

  莱茵抖了抖身上的尘土

  “后撤!”

  183开火之后,站在了两门火炮的前面

  “你们和她们一起撤吧,我断后。没人断后的话迟早在回去的路上被打个半死”

  两门火炮对视了一眼,抽出刺刀,从183的身前绕了过去

  183望着莱茵,向着莱茵她们敬了一个军礼,转身跑下了山坡

  那是莱茵最后一次见她,也是第一次看见她敬军礼

  “183!!!”

  “没时间悼念战友了!大部队要紧啊!”四运拉着莱茵跑着

  “勿忘‘收割者’”莱茵捏紧了拳头

  一行人跑进了小城,小城中时不时有零散的炮击,建筑物在不断地倒塌。502去前面侦查了,没一会,她回来了

  “没有人,没有任何自己人,我看见的,只有尸体......看起来大部队抛弃了我们”

  这时,炮声也停止了

  “上头来了电报”502按住了耳朵

  “第596号命令,不得......撤退,战斗........至死。你们的.....支援..会在....一小时后到达....请....努力,over”

  随后是502一声有气无力的

  “收到,over”

  莱茵看了看,四周的同伴,IS-7的左脚废了,92,查四炮和183牺牲了

  “该死!”莱茵一拳砸向了墙壁,随后转头看向502

  “你是指挥车,你决定。是违抗,还是执行。你是最后一辆顶级LT,至少,你要活着回去......”

  502捏紧了拳头,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落下

  “执行......”

  莱茵点了点头

  ......

  等到支援部队发现她们的时候,IS-7站在房门前,面前满是“恶魔”的尸体,她也牺牲了。走到房间里面,四运已经昏迷,莱茵正抱着502的尸体哭泣,IS-3打光了炮弹,面无表情的坐在莱茵身旁

  为了保全莱茵,502替莱茵当下了那致命的一炮。房间里的地面上,有一个被击中的尸体....

  而当时第一个走进房间的T-22,像被钉在了那里一样,不知道应该说什么

  .......

  齐格菲防线小小的广场上,举行了一个小小的葬礼

  五个人身上覆盖着国旗,大家默哀之后,她们被送上了返回锡城的卡车。在那里,她们要被送上一列开往远方的火车.....

  这次战斗之后,莱茵和IS-3就出了事,四运被早早的送回后方

  “收割者”的传说在战争结束后广为流传,但是人们大多都只闻其事不闻其人。

  莱茵和四运,在集团军中被称为“战场玫瑰”,她们的配合性基本没有缺陷

  T-50-2当时最后一台来自远方的苏联六级LT,曾被敌人包围却毫发无损的突围

  IS-3和IS-7,也是和莱茵四运一样的绝佳组合

  T92和查四炮,一个拥有恐怖的火力,一个拥有弹夹

  FV215B(183),平射火炮,真正的重甲巨炮

  第九章 决斗

  IS载誉而归,全校的学生都在庆祝。巴顿很开心,北欧峡湾学院又再一次名列全国大赛的排行榜上

  “各位不要客气!今晚就是狂欢!”

  “哦!!!!”

  空无一人的走廊上,传出急促的脚步声

  不,那是装甲重重踏在地板上的声音

  虎式从角落里走出来

  “1375,你来了,我要的东西呢”

  “喏,刚刚从仓库偷来的教练弹。IS有的受了”1375笑了笑,她刚刚去看了看关在监狱的姐姐

  她随手把一片东西塞进虎式的手里

  虎式暗暗一笑

  “哼,她凭什么能拿名次,还不是因为虎炮的帮忙,没有我们D系的帮忙,她就是个废物”

  1375笑了笑,转身走了

  “你自己处理,钱记得打到我的账上,希望你能成功,我不能踏进这学校半步,被发现就完了。”

  虎式望着自己手里的芯片,脸上掠过一丝邪恶的黑影

  “我不打算杀了你,但我要你尝到教训,S系与D系不能并存…..”

  学校礼堂

  IS正和几位同学愉快的聊着天,手里拿着饮料的IS站在落地窗前面,正和同学谈笑风生

  突然,身后的窗户碎了

  玻璃割伤了IS的脸,然后噼里啪啦的落到地板上

  IS惊恐的回头一看

  是虎式!

  “IS,恭喜你拿了名次啊,不过,没了我们D系的帮助,你又怎么可能进入比赛呢,你们S系,是我们D系一生的敌人”

  随着两声玻璃杯碎掉的声音,人群中冲出两人

  是莱茵和虎炮

  “虎!”

  “不要叫我虎!莱茵!你个德系家族的败类!鼠爷说过什么你忘了吗?虽然当时我还小,但是鼠爷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住了!”

  莱茵捏紧了拳头,但是又松下拳头,把头低垂,一句话也不说

  “鼠爷临死前对你说,坚持和S系斗争,不管以后发生什么!这句话我都记住了,难道你没有记住吗!”

  四周的D系坦克开始窃窃私语

  “够了!你什么都不懂!”莱茵咆哮道,那是从一个瘦弱的身躯中发出的最大声音

  “鼠式的遗言和我有什么关系!她不是当着整个D系家族的面说的吗!”

  虎式笑了笑

  “鼠式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啊,你就这么对她?是鼠爷用了特赦令,你才被强制招安的,否则,你的尸体将在坦克墓地下面长眠!”

  莱茵捏紧了拳头,两滴闪着光的物体落在地板上,化作许多颗闪着光的冰晶

  “上一代的执政者的思想,现在不是已经被废弃了吗?我的命,我自己掌控,你,什么都不懂.......”

  莱茵愤怒的推开身边的人,一个人走了出去,IS-3急忙跟上

  “IS,我的目标可是你噢,希望你不要老是找我们D系的人办事”虎式冲IS笑了笑

  “IS!接着!”从人群中飞出一片芯片“加油!不要输给那个家伙!”

  IS回头看了看,结果被虎式一炮击飞

  “啊…..好痛”IS晃了晃头,把芯片装在主炮上

  IS向前面冲去,灵活的躲开了虎式的第二发炮弹

  然后就是一声炮响,但是烟雾散去,虎式原封不动的站在那里

  “跳弹,啧啧”虎式甩手就是一炮,IS被炮弹的爆炸重重的拍在墙上

  “啊…..啊…..好…..好痛”IS的嘴角开始渗出血

  双手在空中无力的乱挥

  “虎式…..去死吧….”

  IS昏倒在地上

  “哈哈哈哈!这就是你们名人的实力!笑话!”虎式的面貌在IS的眼中逐渐扭曲变形

  虎炮拿出刺刀,用刀柄朝着虎式的后脑勺来了一下

  “哈!额……..”虎式重重的倒在地上,

  “D系不需要你这种败类,鼠爷不会饶了你的”虎炮收回刺刀,一脚踩在虎式的肚子上

  巴顿从人群中出现,望了一眼虎式

  “这个,抬到禁闭室,那个,抬到医务室”

  巴顿看了看自己腰上的手枪,巴顿把它掏出枪套

  “这个,是内战的时候E4大姐给我的,她说,希望这把D国的手枪,可以警醒现在的人,她们的生活来之不易……我看,是时候把它拿出来使用了…..”

  她拿着手枪,跟在众人的后面,走进了禁闭室

  学院后山

  莱茵坐在悬崖上,身后站着IS-3

  “你想好了吗?”IS-3望着远方

  “唔”莱茵拉了拉兜帽

  “鼠爷去世的时候说的是什么我已经忘了,我现在为学院工作,遗言什么的见鬼吧”

  IS-3笑了笑

  “还是以前的莱茵好”

  “哼,走着瞧,虎式”莱茵望着学院,笑了笑

  第十章 齐格菲

  100M1轻轻地关上医院病房的门,AT-15关切的问垂头丧气的100M1

  “IS她怎么样了”

  100M1把双手搭在AT-15的肩上,叹了口气

  “唉,还是昏迷状态,医生说还要观察几天,腹部有许多器官受到了挫伤”

  AT-15一脸惊恐

  “什么…..那就是说…..”AT-15望着100M1

  “没错,她现在已经没有战斗能力了”100M1叹了口气

  “莱茵老师决定,你就是临时的指挥车”

  ........

  一小时前,莱茵叫住了正在走进医院的100M1

  “我跟你说啊,下一次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,IS当不了指挥车了,我希望你能说服AT-15叫她当”

  “啥?老师你确定吗?”100M1一脸惊恐

  “怕啥,她跟IS学到了不少东西”

  “好吧老师,我找个机会和她说”

  …..

  比赛前的那天晚上,AT-15一晚没睡

  莱茵老师交给我的重任,不能就这么消极啊,全队等着我呢

  月光照进AT15的房间,地面披上一层银装,AT15目光迷离的望着地板

  可是,我的能力,怎么可能当指挥车,我的速度和反应能力都不如别人啊

  AT15用双手捂住脸,哭泣了起来

  “嘤嘤…..”

  ……

  “各位!激动人心的比赛就要开始了!今天我们来到了美丽的齐格菲防线!比赛就在这里举行!”

  T-22咽了咽口水,她刚刚听说IS的事情

  “这次的比赛模式是攻防战,北欧峡湾学院为防守方!齐格菲学院为进攻方!”

  北欧峡湾(防守)

  AT-15

  莱茵

  四运

  100M1

  E25

  虎式自行火炮

  T54轻型

  齐格菲(进攻)

  T-54

  T-34-3

  猎虎

  土龟

  M41斗牛犬

  ST-1

  猎豹

  “AT15,拿出你的沉稳,我们是防守方,时间到了一样赢,不该纠缠的不要纠缠”莱茵靠在准备室的墙壁上说道

  “哦”AT15有气无力的说道

  莱茵用余光瞟了她一眼

  “准备吧,别那么没自信”

  随着倒计时一秒秒的倒数,AT15的心就越来越紧张

  “不要害怕,AT15姐姐”T-54LT冲她笑了笑“我们会经全力帮助你的”

  “比赛开始!”

  “找好建筑物,隐蔽!咱们来个瓮中捉鳖,54去前面引她们过来”AT15不慌不忙的说道

  54轻冲了出去,其他人则在基地附近埋伏

 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侦查的54轻还没回来

  “斗牛犬和54轻同归于尽!”场外传出T-22的声音

  莱茵摸了摸脸

  “该死,我们剩下的都是TD,还有一门SPG,只能等她们过来了”

  从正门前冲出一辆坦克,被100M1甩手一炮击毁履带,然后被虎炮一发入魂

  “游戏…..竞赛结束!”T-22激动的喊道“敌方指挥车被击毁!”

  “什么?这就…..结束拉”AT15惊讶的说道

  在全场沸腾与惊讶的时候,场外传出了炮声

  “有袭击!!!!”

  从入口处冲进几个带黑色斗篷的人,一便移动一边开炮

  “全体列装实弹!进行反击!”

  “这里的战斗结束了,那里的战斗开始了!”莱茵找到了狙击点,随着一声炮响,一个人被击飞了

  稀稀拉拉的反击火力开始织成密集的火力网

  “老大!姐妹们顶不住了!撤吧!”

  “哼,下次不会让你们得逞了,撤!”天蝎捏紧了拳头

  ……

  医院,IS已经清醒了,门被悄悄地打开

  “IS,原来你醒着啊,比赛结束了”

  “结果怎么样”IS艰难的撑着床坐了起来

  “唉唉唉,你先躺下,比赛当然是赢了,多亏我们运气好,打掉了敌方指挥车,比赛直接结束了”

  “哦哦,恭喜你们啊,真想和你们一起战斗,可惜要等下次了”

  IS冲100M1笑了笑

  “下次是埃里-哈洛夫学院,来自沙漠的行者,她们以防守著称,我想我们不会这么幸运了”

  IS点了点头

  …..

  莱茵站在医院门口,按住耳边的通讯器说着什么

  “是…..是…..校长……我会让组委会加强防御的…..嗯…..好的…..再见”

  莱茵坐在阶梯上,望着夜空

  这件事,什么时候才可以解决呢?

  第十一章 我用鲜花把你埋葬

  由于天蝎的进攻,全国大赛的第三赛段暂时停止了,IS也痊愈出院,学院也恢复了往日的宁静。

  IS一如既往的第一个到达班级,早上离开家的时候,姐姐IS-3告诉她,虎式不会来学院了,她击伤了禁闭室的守卫,跑了出去。目前全城都在搜捕虎式和1375,路边随处可见大批的T-54及协管T-44。

  IS进入学校的时候,大多数人都对她投以羡慕和敬畏的目光。IS心中有一股莫名的不祥的预感。

  IS前脚刚刚进班级,100M1和E25就进来了,然后是AT15和埃米尔,AT15在问关于虎式的一些事情,嘴里叽里呱啦的说个不停。埃米尔则仔细的听着,只回答某些问题。

  莱茵老师并没有来,IS趴在桌子上,昏昏沉沉的睡着了。

  面前,是海边的落日。E25坐在她的身旁,一句话也不说。

  桌子的震动把IS惊醒。

  “醒醒,还睡”莱茵踢了踢IS的桌子

  “同学们,我们今天不上课了,学校有安排”莱茵从腰上的包里掏出一份报告

  “今天要去埃里-哈罗夫做野外训练,顺便带你们熟悉一下地图”莱茵折好报告,收回包里

  “啥?莱茵老师,这算违规吧”IS从椅子上跳起来

  莱茵面无表情的盯着她

  “你知道什么,出去排队!”

  “.......”

  IS回头看了看大家,100M1看向窗外,E25在100M1的腿上坐着,埃米尔和AT15还在说话

  “大家.....”

  “行了快走!”

  IS回忆起刚才的梦境,奇怪的梦啊

  ........

  埃里-哈罗夫是沙漠峡谷,远远地可以看见海,折射着耀眼的阳光

  “啊....好热”IS用手挡住了眼睛,从手指缝中往外面看

  莱茵不说话,用手拉了拉头上的兜帽,继续往前走

  “恩.....老师?”

  “咱们走一圈就回去”

  风很大,刮起了一片沙子,莱茵警觉的望向四周

  “老师.....”

  “不要说话”

  IS顺着老师的目光看去,一个黑影在风沙中若隐若现,等风停止,IS跟着莱茵跑过去看了看,连一个脚印都没有

  “你注意点”莱茵回头对IS说道“有人想杀了你”

  “什么?”IS的瞳孔急剧收缩

  “难道是.........”IS看向地面,什么也没有,只有自己的脚印

  “没错,天蝎那一帮人想杀了你,你的存在是对她们最大的威胁,她们想借此刺激巴顿。毕竟那是她们的最终目标”

  “老师.......”

  “咱们回去吧”莱茵头也不回的走了,留下呆呆的IS

  .......

  IS是崩溃的,她找不到人去诉说,她想不通天蝎为何要杀她,也许,明天,自己的尸体就会被运上列车。

  惨淡的月光照进IS的房间,照射在IS桌子上的一张相片上

  那是E25,IS,100M1的合照

  IS忘了相片一眼,泪水开始肆无忌惮的在脸上流下

  IS-3把门轻轻推开一条缝,看着伤心的妹妹,叹了口气,她知道,自己帮不上什么忙,让IS自己想想吧

  IS-3轻轻地关上门,留下还在小声哭泣的IS

  当天下午 IS从埃里-哈罗夫回来的时候

  一群人围在校门口,说是1375回来了,要找IS的麻烦,所有的导师又下班了,无法通知警卫队。

  IS愣了一会,回头望去,莱茵老师不见了。没办法,只好硬着头皮上

  “IS在这里!”没等IS进入人群,外围的学员就发现了她

  人群中钻出一个矮小的人,身上披挂着蓝色的装甲,手持一门连发炮,这人便是1375

  “哟哟哟,这不是名人IS嘛........”1375一副得意的样子

  “废话少说!你找我干嘛!”IS吼道,她发觉自己身后占了两个人,回头一看

  是E25和100M1

  趁IS分神的一刹那,1375冲了上去

  “当然是奉命杀了你!威胁我们前进道路的杂鱼都有清除!”1375得意的笑了笑

  人群开始逐渐散开,但是并没有人想要来帮忙。

  IS拔出主炮,扣动扳机,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炮弹而1375已经冲到跟前,手里拿着一把闪闪发亮的小刀,IS一个闪避,躲开了锋利的小刀

  “我和天蝎什么仇什么怨!她想杀了我!”IS站定,身后飞出一把刺刀,IS接住后抽掉刀鞘,恢复战斗姿势

  1375背对着IS说:“这个你不用管!你要做的就是下地狱!”1375说罢,转身又快步向IS跑来

  IS握紧刺刀,虽然自己没有用过,但是对付矮小的1375还是可以的

  一阵风吹过,学院里栽种的樱花纷纷扬扬的落下,在夕阳的映衬下,粉红色的樱花变成了血红....

  IS快步迎上,一个横切,砍空了。IS一脚踹去,踢中了1375的腹部

  1375的小刀掉在地上,1375蜷缩在地板上,嘴角淌着血,毕竟可是被重甲车踢了一脚.....

  “看来,该用这个了”1375从身后掏出主炮,瞄准了IS

  “别想骗我,里面根本没有弹药”IS丢下刺刀就那么站着

  “有本事开炮”IS轻蔑的笑了笑

  回答她的是一声“咔擦”声

  IS知道,自己打赌打输了

  樱花还在纷纷扬扬的落下,躺在地面上的,不是IS,而是E25

  1375被莱茵的高爆弹击中,飞出50米远后砸在墙上,昏死过去

  但是,E25,就没有那么幸运了

  正面直接被1375击中,无神的双眼宣告了她的消失

  那一刻,IS觉得应该死的是自己

  “E-25!!!!!”

  E25的嘴角淌着血,早已没了呼吸

  莱茵连滚带爬的跑来,身上的斗篷掉到了地上

  “E25,对不起...老师的炮弹飞慢了...对不起...对不起...”

  莱茵握着E25的手,那双冰冷的双手,泣不成声

  E25的身上被樱花覆盖,好似她的葬礼,没有棺木,没有哀乐,只有漫天飞舞的樱花

  IS不知道哭,因为她已经傻了,100M1大叫一声,跑出了学校

  IS就那么呆呆的站着,就好像她是学校的雕塑似得。

  围观的人群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叹息。

  她一直站在校门口,直到E25的身上被盖上白布,她在张了张嘴,好像要说什么,但是她眼神空洞的望向前方,突然双膝跪地,好像在祈祷什么,没过一会便瘫倒在地

  等到IS醒来,E25已经被送上开往远方的火车,她错过了见E25的最后一面

  窗前的桌子上放着信封,里面是一片带血的樱花

  信封很洁净,看不出来是谁放在那里的

  IS默默地把信封合上,翻下床,走出了家门

  路上静悄悄的,窗户已经合上,IS记得,她们三个玩伴,经常在这条路上跑来跑去,现在,从三个变成了两个

  另一个,再也回不来了......

  崩三出了神农+普朗克

  第十一章 酒

  坦克大陆的冬季,来的总是很晚....

  IS每天生活在自责中,IS-3和莱茵看在眼里,急在心头......那天的情景时不时的就会出现在IS的脑海里,每次一出现,IS就会进入疯狂的地步。IS-3只能闭着眼,无奈的叹息着.....

  那天下着秋雨,大街上站满了群众,无一例外的都没打伞,雨水浸湿了她们的头发,装甲.....但是她们的目光都默默地目送着一个缓缓移动的,上面覆盖着鲜艳的德国国旗的灵柩,四辆59在雨中踢着正步,缓缓前行。泥水弄脏了59式的腿部装甲,但是她们没有管;雨水模糊了她们的视线,但是她们没有管;寒气渗进她们的装甲和皮肤,冻僵了她们的手和腿,但是她们没有管。四辆59就这么缓缓前行,迎接着全城民众的目光......

  E25就这么静静地躺在里面,毫发无损的躺在里面,就像睡着了一样

  锡城火车站站前的广场上开始鸣炮,四辆59踩着炮声,立定,把灵柩缓缓地放在火车上,然后整齐划一的走下火车。立定,敬礼。

  不知道从哪里飘来的镇魂曲,萦绕在每个人的心头

  火车长鸣一声,开始缓缓启动

  每个人的脸上都有雨水,也有泪水.....

  没人知道火车将去向何方,这趟运输过世或战死的专列也不知道往返了多少年。火车头里没人,代替人的只是精密的设备和一台永动机

  火车驶向远方,消失不见

  镇魂曲随之停止,人群慢慢散去....几个还没缓过神的D系坦克还呆呆的站在铁轨旁,失神的望向远方

  从开始到现在。没有一个人说话,全城都是静悄悄的。

  100M1躲在巷子里,泪水混杂着雨水落到地上,消失不见

  这只是千千万万葬礼中的一瞬,不过,对每个人的意义不一样罢了。

  那天以后,IS生了一场大病,病的最重的时候,IS看见了E25在向她招手......

  .......

  IS踩着雪,走在北欧峡湾的街道上,她拉了拉脖子上的黑色围巾,停下脚步。面对着一间酒吧,这家酒吧,IS每天上学都可以看见。此时,酒吧里只有几个人,一只山猫正在吧台后面擦拭着酒杯。IS在门口站了一会,望向天空。开始下雪了。

  她推开门走了进去

  “一杯伏特加”IS坐在椅子上,吧台里的山猫看了她一眼,拿出一个杯子,倒满了伏特加,放在了吧台上

  IS向四周望了望,酒吧里很暖和,音响里放着古典音乐,她的视线重新落回到杯子上

  IS拿起杯子,抿了一口

  辣

  IS咳嗽了几声

  “一杯啤酒,要慕尼黑的”一个人坐在了IS的旁边,对着吧台里的山猫说

  IS转头一看

  是莱茵

  “你姐姐没告诉你学员不能喝酒吗?”莱茵对着IS笑了笑

  “你来干什么!”IS的喊声响彻酒吧

  “你姐姐就没告诉你不能乱喊乱叫吗!”从酒吧的角落里传出一声吼

  IS望去,是S系的酒鬼430工程

  她摇摇晃晃的走来,手里拿着一瓶伏特加。角落里打牌的鼠式,E100,E100WT向这边看了一眼,继续她们的牌局。

  “对E25的死,我表示伤心”430工程摇摇晃晃的鞠了一躬,拿起酒瓶喝了一口“但是对于同伴的死,还是每个人必须要经历的”

  IS看着她摇摇晃晃的走到自己的面前,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

  “每个人都是战士,自己好友的死都是每个人要面对的.......唔,好酒”430工程拿起酒瓶一饮而尽

  IS转过头,拿起酒杯喝了一口

  辣的她直咳嗽

  “辣吧?”430工程看着她

  莱茵不说话,在那里喝闷酒

  “做事要一步步来,面对朋友的死,也是一样,没必要太伤心。人固有一死,或重于泰山,或轻于鸿毛”酒吧另一边正在搓麻将的四辆113往这边看了一眼(娱乐一下,看官莫奇怪#(滑稽))

  “我是参加过保卫战的.....看着战友一个个倒下却无能为力的,不只你我。炮弹它不长眼睛,我们能做的,只有进攻,取得最终的胜利,让她们得到安息”430又抄起IS的酒杯,一饮而尽

  “你们喝吧。账记在我头上”430对着山猫说,山猫点了点头

  430推开门,消失在大雪里

  莱茵放下酒杯,看向在座位上摇摇晃晃的IS

  “我也很难过,我的炮弹飞到慢了.....AT-15也很难过,可惜,她对我说,自己的反应太慢。她现在没脸见你。人死是不能复生的。想开点”莱茵的眼神中露出了IS从没看见过的光芒。

  莱茵望着已经睡去的IS,无奈的摇了摇头

  门口的铃铛一响,一辆坦克走进来

  “四运,你来了”莱茵端起酒瓶,倒满酒

  “恩。IS怎么样”四运坐在莱茵的旁边

  “喝了点伏特加,就这么睡着了”莱茵把酒杯递给四运

  “你和她在聊什么”四运望着杯子里的酒说

  “死亡”莱茵把椅子一转,面向门口,背靠着吧台

  四运笑了笑

  “我可不能死”

  莱茵转过头,迷茫着看着她

  “为什么?”

  四运冲莱茵笑了笑

  “哎,不说也罢,各有各的苦衷吧,时候不早了,我把IS送回家,你慢慢喝,账是430工程的”

  莱茵抱起睡着的IS,消失在风雪里


来吧!激活码,全互联网最大的游戏福利平台,唯一微信号:u9newgame

2